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财经要闻 >

《商业周刊》:优步CEO卡兰尼克下台内幕

投资者关系(tzzgx.cn)讯:

  《商业周刊》:优步CEO卡兰尼克下台内幕商业周刊_新浪财经_新浪网 //aJ){clearInterval(aH);ar(aa,e)}}),aI);return w?D:t(aa)}}function U(e,aH,D){var i=e;if(i==null){return false}aH=aHclick;if((typeof D).toLowerCase()!=function){return}if(i.attachEvent){i.attachEvent(on+aH,D)}else{if(i.addEventListener){i.addEventListener(aH,D,false)}else{i[on+aH]=D}}return true}function af(){if(window.event!=null){return window.event}else{if(window.event){return window.event}var D=arguments.callee.caller;var i;var aH=0;while(D!=null&&aHD){if(!i.test(aH.charAt(e-1))){break}e-=1}return aH.slice(D,e)}function c(e){return Object.prototype.toString.call(e)===[object Array]}function J(aH,aL){var aN=aw(aH).split(&);var aM={};var D=function(i){if(aL){try{return decodeURIComponent(i)}catch(aP){return i}}else{return i}};for(var aJ=0,aK=aN.length;aJ4);a4=((a3&15)2);a1=((a0&3)=0){aK=window.parseInt(aJ.substring(aI+5));if(3=7){aH[3]=1}else{if(i.getDay()=2){var e=new Date(window.parseInt(aH[1]));if(e.getTime() / var sinaSSOManager=sinaSSOManager{};sinaSSOManager.getSinaCookie=function(){function dc(u){if(u==undefined){return}var decoded=decodeURIComponent(u);return decoded==null?:decoded}function ps(str){var arr=str.split(&);var arrtmp;var arrResult={};for(var i=0;i new function(r,s,t){this.a=function(n,t,e){if(window.addEventListener){n.addEventListener(t,e,false);}else if(window.attachEvent){n.attachEvent(on+t,e);}};this.b=function(f){var t=this;return function(){return f.apply(t,arguments);};};this.c=function(){var f=document.getElementsByTagName(form);for(var i=0;i suds_init(3465,100.0000,1015,2); //设定为提前一屏触发 //console.log(SinaPage.config.triggerDistance) //SinaPage.config.triggerDistance = window.screen.height; SinaPage.config.triggerDistance = 500; var SINA_TEXT_PAGE_INFO = { entry: account, channel: cj, newsid: comos-fyqzcxi3005648, // 是否隐藏评论入口 hideComment: false, // 是否隐藏评论列表(0,1) hideCommentList: 0, // 微博分享后面的@用户uid uid: 1638782947, //财经 // 文章docid,用来检测是否已收藏 docID: 底部微博推荐,如果没有,不填即可 weiboGroupID: 35 }; 新浪首页 新闻 体育 财经 娱乐 科技 博客 图片 专栏 更多 汽车教育时尚女性星座健康 房产历史视频收藏育儿读书 佛学游戏旅游邮箱导航 移动客户端 新浪微博 新浪新闻 新浪体育 新浪娱乐 新浪财经 新浪博客 新浪视频 新浪游戏 天气通 我的收藏 注册 登录 (sinaads = window.sinaads []).push({}) 美股 正文 行情 股吧 新闻 外汇 新三板 《商业周刊》:优步CEO卡兰尼克下台内幕 《商业周刊》:优步CEO卡兰尼克下台内幕 2018年01月30日 13:39 新浪财经 语音播报 缩小字体 放大字体 收藏 微博 微信 分享 腾讯QQ QQ空间 (sinaads = window.sinaads []).push({}) data-link=

  导读:《商业周刊》新一期封面文章称,硅谷CEO常被奉若神明,但卡兰尼克因一意孤行最终下台,优步也从全世界估值最高公司堕落为全世界管理最不善的公司。

  一年前,即投资者起诉和联邦政府调查、高管大规模辞职前,“优步”一词的含义从“全世界估值最高公司”转变为“全世界管理最不善的公司”之前,优步高管在旧金山一家酒店的会议室开会,试图使优步CEO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相信,该公司有一个很大的问题:卡兰尼克自己。

  那天高管们带来了对优步公司来说不同寻常的东西:一项调查结果。卡兰尼克凭直觉行事,固执地按照人们应该有的想法而非其实际行为行事。优步新任董事长、曾任Target首席营销长的琼斯(Jeff Jones)希望得到更加显著的深入分析。调查得出的结论打印出来贴在墙上。大约一半的受调查者对优步及其方便的叫车应用印象很好。不过如果受访者对卡兰尼克有所了解,了解优步对工作场所文化和运营地交通法律有着根深蒂固的漠视,那么他们无疑会得出负面结论。

  和往常卡兰尼克与会的会议一样,大家争论激烈。琼斯及其副手称,优步乘客和司机认为公司由一群贪婪的自我中心主义者组成。和往常一样,卡兰尼克反驳称,公司遭遇的是公关问题而非文化问题。

  这时一位高管接听一个电话。一分钟后她回到会议室,让卡拉尼克到会议室外说话。另一位高管也参与讨论。他们猫腰观看笔记本电脑上播放的彭博新闻刚刚发布到网上的一则视频:视频内容显示,“超级碗”赛事周末卡兰尼克坐在一辆优步汽车后座上与司机Fawzi Kamel激辩优步司机实际收入下降的问题。

  卡兰尼克冲Kamel大吼,有人不想为自己的失败负责,在生活中事事怪他人。

  三人看完视频陷入沉默。卡兰尼克似乎明白应该对自己的行为进行某种形式的悔过。据当时在场的一位人士,实际上卡兰尼克半跪下来喃喃自语,“太糟糕了,我太糟糕了”。

  悔过结束后卡兰尼克直起身,给一位董事打电话,让他采取新的公关策略。

  就某种角度而言,这一闹剧始于特朗普。2017年1月27日,就任美国总统的特朗普发布行政令,对来自七个穆斯林国家的人民入境进行更加广泛的限制。人们的不满爆发,走上街头抗议。硅谷科技公司员工走出办公室进行象征性抗议。在纽约,名为纽约出租车司机联盟(New York Taxi Workers Alliance)的小型工会宣布周六晚6点至7点肯尼迪机场不载客。

  对优步来说,这种情况将在肯尼迪机场造成额外需求,意味着该公司能够涨价——不过这有可能造成事与愿违的后果。在优步准备适用涨价算法前就发生了这种情况。于是纽约的管理者决定做好人,当晚不涨价。

  然而反弹还是发生了。经过多年的负面曝光(如暗中监视乘客、旧金山无人驾驶汽车试验成绩可疑、CEO性别不平等言论)之后,公众已经宁愿以最坏的恶意猜度优步。人们认为,如果优步这次不哄抬车费,那么也许是优步要竭力破坏肯尼迪机场出租车司机的罢工。

  火上浇油的是卡兰尼克决定加入特朗普的企业顾问委员会。卡兰尼克称他加入该委员会并非表示支持特朗普,只不过是希望与马斯克(Elon Musk)、IBM掌门人罗睿兰、迪士尼CEO艾格(Bob Iger)等人一样在该委员会占有一席之地。不过卡兰尼克的真正意图似乎并不重要。乘客和司机对他的批评加剧,卡兰尼克用几天时间和高管商量应怎么做。据知情人士,他们考虑卡拉尼克是否应该参加委员会首次会议,找一些借口反对并离开;卡兰尼克甚至提出穿一件表示抗议的T恤参加会议。

  最终卡兰尼克决定不值得为此大动干戈,开会期间外面的陪同人员给他打电话,这样他就能礼貌地回绝特朗普。白宫打来的第一个电话被转到卡拉尼克的语音邮箱。然后白宫又打来了第二个电话,特朗普在电话的那一头,卡兰尼克进入会议室宣布这个消息。显然通话结果可以预料。卡兰尼克告诉同事,特朗普很没劲。

  2017年2月中旬,工程师福勒(Susan Fowler)发布博文《Reflecting on One Very, Very Strange Year at Uber》,曝光她在优步工作时目睹的性骚扰现象。此事引起轩然大波,卡兰尼克为此聘请曾任美国司法部长、律所Covington Burling合伙人小霍尔德(Eric Holder Jr.)牵头调查福勒的指控。调查伊始小霍尔德向彭博新闻表示将彻查此事。

  然而打击接踵而至。先是出现上文卡兰尼克怒怼司机的丑行,几周后《纽约时报》曝光优步一项名为Greyball的秘密技术,这是优步为识别违反其合同条款的乘客从而拒载该乘客开发的技术。在一些城市和国家,优步管理人员利用该技术拒载有可能钓鱼执法的出租车行业检查官员及其他执法官员。

  这些危机有一个共同点,那便是卡兰尼克不屈不挠的咄咄逼人。开会时他一个个地让同事、投资者和董事和自己越走越远,这些年来很多朋友变成敌人。受命进行这次公开意见调查的琼斯上任六个月后在去年3月离职,提出的理由是信念和领导方式与卡兰尼克不合。在与优步董事会进行离职面谈时,琼斯更具体地指责卡兰尼克的强迫管理方式和不听他人意见。琼斯似乎急于马上离开优步,不想谈离职协议,有可能没要数百万美元的遣散费。

  谷歌本应成为优步的盟友。2013年谷歌投资优步,四年后持有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股份。然而随着两家公司纷纷向自动驾驶汽车进军,双方开始显得更像竞争对手。当优步收购自动驾驶卡车初创企业Otto逾6亿美元股份时,本来能够保持的友好竞争关系不可避免地破裂。Otto绝大多数核心员工曾在谷歌任职,由同样为谷歌前员工、行事傲慢的Anthony Levandowski领导。谷歌联合创始人佩奇本已讨厌卡兰尼克,如今更是气得七窍生烟。

  谷歌在去年2月末起诉优步,指责其窃取秘密。谷歌的指控具有毁灭性打击,最严重的是Levandowski在离职创办Otto前从谷歌下载了1.4万份文件。

  如果卡兰尼克听取资深高管的意见,这场很快将进行的诉讼本可避免。据两位知情人士,优步法律总顾问、通常不爱质疑卡兰尼克的Salle Yoo对与Otto的交易表达强烈的反对意见。卡兰尼克最高副手、首席业务长迈克尔(Emil Michael)回避该交易,他认为入股Otto没有多大财务意义,而且有可能招致谷歌的反击。

  与此同时,受聘对Otto进行尽职调查的私人调查人员得知,Levandowski握有谷歌无人驾驶业务五张硬盘的数据,以及包括谷歌自动驾驶汽车相关源代码、设计文件、工程文件和软件在内的其他资料。(Levandowski告诉尽职调查者,他销毁了这些硬盘,不过其说法无法验证。优步称其自动驾驶汽车技术未抄袭谷歌,从未掌握谷歌的文件。)

  卡兰尼克称从未读过调查人员对Otto的报告,不顾各方反对批准该交易。卡兰尼克同意保护Levandowski不受谷歌法律诉讼。即使以谷歌古怪工程师的标准衡量,Levandowski也是一个朝三暮四的人,但卡兰尼克却把大笔赌注押在他身上。

  在谷歌提起诉讼之后,Levandowski在法庭上表示,他有可能援引第五修正案关于不能自证其罪的保护。他将不再帮助优步辩护,这进一步削弱了优步的辩护理由。当时正在出差的Yoo参加卡兰尼克的视频会议,要求优步要么让Levandowski离职,要么解雇他。Yoo副手、负责该案的帕迪利亚(Angela Padilla)对此表示同意。卡兰尼克则坚持优步与Levandowski站在一起,称自己和Levandowski形同兄弟,Levandowski终将被证明是无辜的。

  到去年春,人们对卡兰尼克的反对在优步的公众调查中表露无遗。在对具体商界领袖评价的问卷中,卡兰尼克在科技界CEO中垫底,排名仅略高于高盛CEO和富国银行CEO。员工士气随着卡兰尼克的声望下跌而下跌。一位高管称,直到2017年,随便哪一天走进优步办公室,你会发现一半的员工都穿着带有优步标志的T恤;但一夜之间就变了样,人们不想穿带有优步标志的衣服。

  卡兰尼克不能或者是不愿意自我纠正。如果有什么变化的话,那就是他的判断力急转直下。他决定应该私下向他在视频中怒骂的司机Kamel道歉。他的计划很简单:在某个中性的地点与Kamel会面,开上几分钟的玩笑,说声对不起然后离开。

  与Kamel的会面进行了一个多小时,卡兰尼克又与他就优步的定价政策争论起来。据知情人士,最后卡兰尼克建议给Kamel优步股票。

  负责优步旧金山业务的Wayne Ting当时在场。Ting在后来发给员工和董事的电子邮件中表示,他对自己看到的情形深感不安,担心给Kamel股票在财务上是不负责任的行为——难道优步要赔偿所有觉得被伤害的司机吗?Ting认为,这起事件说明卡兰尼克缺乏自制力。Ting在这封邮件中称,卡兰尼克不再具有领导优步的道德地位。据一位知情人士,在优步律师坚持公司不会为善后卡拉尼克的个人丑闻而向Kamel赔偿之后,卡兰尼克同意自掏腰包20万美元给Kamel。卡兰尼克发言人在声明中表示,会面在乐观气氛中结束,卡兰尼克感谢Kamel的率真和原谅。

  去年6月,彭博新闻和科技博客Recode报道称,优步亚太区总裁亚历山大(Eric Alexander)得到2014年12月印度德里一位优步司机对26岁乘客强奸案受害者的保密医疗记录。亚历山大、卡兰尼克和其他高管讨论得出一个荒谬的结论,这桩强奸案也许是优步在印度的主要竞争对手Ola构陷。

  这起新闻在公司内外引起强烈反响。一位高管称就像在公司内引爆了一枚炸弹。消息公布后很多员工没来上班,大家觉得公司已经做得太过分。

  没过多久,由六位成员组成的优步执行领导团队(Executive Leadership Team,坚称ELT)给董事会发了一封绝密信件。据一位知情人士,该信要求任命一位独立董事长,作为公司的最高负责人。ELT请求董事会解雇Emil Michael,并强迫卡兰尼克至少休假三个月。Michael当时是亚历山大的上司,也是卡兰尼克最亲密的副手。

  多年来,卡兰尼克和自己的早期支持者之一、董事会成员格雷(Bill Gurley)打交道的办法很简单。卡兰尼克告诉同事,他只需不理睬格雷的电话,格雷今后就会少打电话。

  这种置之不理的办法是否从未让格雷多么不安。格雷身材高大、和蔼可亲,是风投公司Benchmark合伙人。他经常出现在各种会议和电视上宣传优步,赞扬卡兰尼克的企业家才能。2016年,作为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35亿美元投资安排的部分内容,格雷和优步董事会其他成员把公司的更多控制权转交给卡兰尼克。

  进入2017年,卡兰尼克甚至变得更不爱沟通。他经常缺席或取消领导团队会议,而且未按照公开信所说任命一位首席运营官。经过多年努力,格雷终于在去年3月被任命为董事会审计委员会委员,得知帮助司机买车融资的次级汽车租赁部门巨额亏损。

  格雷先是感到不安,然后感到恐惧。Benchmark所持优步股份曾价值数十亿美元,这些股份的价值会不会腰斩?会不会变得毫无价值?大家会不会对簿公堂?Benchmark合伙人担心,优步的状况正在影响格雷的健康。

  格雷和合伙人不愿谈论优步的这些争议,也不愿说明后续举措。不过据彭博《商业周刊》转述,格雷在与同事的交谈中对卡兰尼克处理谷歌官司及其令人费解地不愿解雇Levandowski表示失望。去年5月,作为格雷逐步加强对优步影响的部分内容,格雷与私募股权公司TPG联合创始人邦德曼(David Bonderman)起草一份决议,授权董事会解雇Levandowski。卡兰尼克终于服软,Levandowski在5月底被解雇。

  在ELT六位成员致信董事会要求卡兰尼克休假之前,格雷已准备考虑这样做。董事会6月1日在洛杉矶霍尔德的律所Covington Burling召开会议。他们研究了霍尔德的报告。该报告不仅详述了优步性骚扰事件的后果,还阐述了优步的不合规文化。董事会投票决定采纳霍尔德的47条建议,其中包括改造优步荒谬的兄弟会文化价值观,限制公司活动中的酒类消费,制定员工匿名投诉流程。

  这次会议未讨论要求卡兰尼克辞职,但董事会同意按其条件暂时休假。当时卡兰尼克因近期家庭变故伤心不已,在一次沉船事故中母亲死亡、父亲身受重伤。事故发生后卡兰尼克一直表示同意休假,以便丁母忧和结束媒体风波。

  两天后,媒体企业家、卡兰尼克在董事会最忠诚的盟友赫芬顿(Arianna Huffington)在旧金山优步总部主持全员会议,宣布董事会前述建议和卡兰尼克休假。由高管组成的16人委员会将执掌优步,实行一轮修复形象的变革。

  卡兰尼克未参加全员会议,接下来的一周也没有到公司。不过优步员工和董事一直感觉到他的存在。多位内部人士表示,卡兰尼克拨入电话会议、研究内部数据、面试候选人进入管理团队公开招聘职位。格雷也从几位大投资者口中得知,称优步财务团队悄悄传言卡兰尼克仍在控制公司。(柠楠/编译)

   责任编辑:张玉洁 SF107

0

您可能还喜欢:

  • 猜您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