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房产 >

环京小城样本:房价迅猛攀升 社会快速变化

投资者关系(tzzgx.cn)讯:

  2017年1月20日上午10点,国家统计局公布2016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等重磅数据。城镇常住人口79298万人,比上年末增加2182万人,乡村常住人口58973万人,减少1373万人,城镇人口占总人口比重(城镇化率)为57.35%。

  随着城镇化进程推进,三四线城市正发生巨大的变化。这些变化体现在房价、消费、教育、婚恋等各个层面。小城镇人们在享受着安逸生活的同时,传统价值观也在发生巨大变化。

  北京往东河北廊坊管辖下县级市三河市,因地理位置临近北京,近年来,房价攀升迅猛,城镇化进程被动加速;然而,这里又拥有绝大部分的农业户口。现代化城市与农业的两极格局变化,冲击而分裂着这座曾经安静的小城镇。

  “安逸”指数攀升

  一直生活在三河市,今年33岁的赵伟(化名),与这里绝大部分人一样,腆着中年人才有的“啤酒肚”,稀落的头发使他在同学中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偏老很多。

  赵伟的同学中,极少部分去了北上广深这些大城市。绝大部分与他一样,留在了这座小县城,过着按部就班的生活。他更愿意用“安逸”来概括自己的工作与生活。

  “周一到周五按部就班工作。下班时间要么应酬要么打球或者看电影。周末会抽一天时间回农村老家陪父母,另外一天带孩子玩。”这是赵伟目前主要的生活状态。

  近年来,小城镇人均收入水平也在提升。赵伟与他的妻子在三河市属于双职工,每人工资月收入约为5000元。“我们每月花五千,存五千,吃吃喝喝也不用算计,工作朝九晚五的状态,很轻松也没有压力。”当然,这样安逸的生活取决于赵伟早在2005年,以1600元/平方米在市区购置了一套两居室;如今市区的房价已经飙涨至2万元/平方米。

  2012年,赵伟又以四万元购置了一辆二手小汽车作为代步工具。在这座车程普遍不超过半个小时的小县城,这辆小汽车再次提升了他的生活幸福指数。赵伟还有一个正在上三年级的儿子。按照北方传统思想,父母要为儿子准备婚房。不过,赵伟算过一笔账,即便再为儿子购置一套房产,以现在房价的涨幅和家庭收入,也并无压力。“首付基本没问题,月供三千多元,并没有太大压力。”

  随着城镇化进程加速,三河市在基础设施建设等方面也在发生巨大变化。这几年,市区也先后出现了大城市才有的肯德基、麦当劳和必胜客等。相比三河市更接近北京的另外一个镇,则更为繁华,吃喝玩乐以及购物已经基本与北京无异。物美、苏宁、京客隆、沃尔玛等知名商家也陆续进驻。

  2016年,三河市新开了一座大型购物中心。这是日本永旺集团在中国开设的第十三家购物中心。入住商户业态品类丰富程度并不亚于一线城市。免费而巨大的停车场还为小城镇的人们提供便利。

  教育配套的提升也将这座小城镇的幸福指数提升了不少。“现在都是公立学校,一年一分钱都不用花,连课本费都免费,甚至连作业本都发。一年也就买几根笔、书包这些。”赵伟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除了日常教育,小城镇家长也越来越重视孩子的业余爱好。为此,三河市关于教育的培训班层出不穷。跆拳道班、绘画班、武术班等,一些知名早教班也出现在这座小城镇里。赵伟依照他儿子的意愿,为他的儿子报了一个绘画班,每天课程约两个小时,每月花费约500元。

  离婚率上升

  物质攀升的同时,正处在农村与城镇的三河市价值观也在饱受二元化冲击。

  离婚率也在这座小县城攀升。“以前单位里谈到离婚,大家都张不开嘴,现在由于离婚过于普遍,这已经无法成为话题。”在数百年来婚姻普遍存在并基本保持稳定的一个社会里,这是一种不寻常的转变。传统价值观对家庭关系仍然具有重要影响,在过去,离婚是极其罕见的。从2002年开始,中国的离婚率就一路走高。2002年,中国离婚率仅有0.90‰,2003年达到1.05‰,到2010年突破2‰。数据显示,2015年离婚率为2.8‰,这也是2002年的3倍多。

  离婚攀升的同时,结婚也在这座城镇与农村二元化的城市里发生着强烈的冲击。在农村,适龄单身男生“找老婆”成为很大难题。

  “我们村已经有一年没有听说过谁家办喜事了。我所知道的适龄未婚男性就大约有三四十人。在农村,自家盖了两层小楼,也很难娶到媳妇;但是在市区,付个首付,哪怕是一居室的小房子,也很容易娶到老婆。”赵伟说。

  对于这样的农村与城市分裂的婚恋观,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完全调查了多个村庄。在广大农村地区,适龄未婚男性娶妻难是普遍现象。

  西安交通大学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李树茁曾对全国28个省(区、市)300多个行政村的性别失衡情况进行了田野调查。李树茁的判断是,从2010年开始,中国将经历长达几十年的“男性婚姻挤压”,“1980年代后出生的男性中,将有10%至15%的人找不到或不能如期找到配偶,农村失婚青年的比例要高得多”。

  另外,小城镇农村与城镇之间的教育也面临着不平衡。以赵伟的观察为例,他老家农村小学大约覆盖7个村,小学三年级一个年级总人数约为五六十人;但在市区内的小学,小学三年级共计8个班,每个班人数都达到了80人。

0

您可能还喜欢:

  • 猜您喜欢

热·读

  • 日排行
  • 周排行
  • 月排行
  • 推荐